DSCN1054


梅雨鋒面帶來大雨,這幾年已鮮少再聽到過去那種雷聲隆隆震撼大地的驚天劇響,倒是有些地方雨勢大的驚人釀成災禍。山城的雨也不小,排水溝的水因宣泄不及整個往上噴出,大量的雨水沿著道路並挾帶路邊的碎石泥沙,一路奔騰而下。


入夜之後的雨聲像摧眠般伴我沉沉睡去,清醒之後雨早已停歇,而天就快要亮了。我在窗前等待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園子裡一片黑暗,錢鼠的吱吱聲在花園的角落移動,伴隨著在後面追逐的雪球,我打開落地窗輕呼一聲,雪球輕巧的白色身影從黑暗的角落裡一躍而出,奔進屋內。


經過一整天的大雨,此刻植物也和我一樣靜靜的站著,等待太陽從山的那一頭升起。我常會想,植物真的是靜止的嗎?或許它們也和我一樣,表面看起來安靜,可是卻內心澎湃。也許植物是比人類更進化的物種也不一定,不需要語言就可以溝通,不須要移動可是卻能抵達我們到不了的地方。


栽培植物久了之後也會思考,這些植物真的都是靠我栽培出來的嗎?


因為有一些植物的栽培出乎意料的簡單,像屋頂上的百子蓮既不澆水也不施肥,照樣開滿初夏的陽光花園。


第一次遇到百子蓮是在坂根太太的舊家巷弄,窄小的巷弄是一整排依山而建的三層樓公寓,沒有花園。但每一層樓都有一個陽台,這種建築的一樓在另一條道路上,而三樓的後門卻又是在另一條巷子裡,每隔幾棟房子,就會有一個長長的樓梯和其他巷弄相通,那種感覺很特別,有點像九份的街道但寬敞多了。晴天的時候白色灰泥的外牆,點綴著湛藍的天空,遠山青翠讓這裡又多一種異國風情。


認識坂根太太的第一年夏天,她興奮的指著對面人家的牆邊好幾盆盛開的百子蓮,在當年這還是稀罕的花種。一邊計劃著花期過後一定要想辦法和主人要幾株,因為這家主人的百子蓮是好不容易才從美國帶回來的,也因此不會輕易分給別人,很多散步經過的人都曾經向他要過,但都沒有成功,坂根太太有信心自己一定要的到,到時候她會分一些給我。


夏天過去了,我早已忘了這事,直到秋天我從她的手裡接到兩枝小小的幼苗。


幾年過去了,從我手中也送出不少幼苗,百子蓮越來越普及,到處都可以買得到。顏色除了紫色還有白色和粉色,而品種也分為大、中、小,我的是屬於中型的品種,開花的數量也最多。原先的主人因年紀大早已搬離山城養老去了,坂根太太也換了比原先大三倍的房子,當起奶奶在家帶孫子,而我從一個單純的家庭主婦變成作家,百子蓮的故事還在繼續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a 的頭像
Flora

董淑芬的部落格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