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一夜的雨 氣溫陡降

打開電腦 收到城邦寄來「好吃好玩種子盆栽」新版待校對的稿子

週日和週二我的腦袋常因前一天太亢奮而"當機"

太累的時候 晚上總睡不著......

因此隔天不宜從事需細細思考的工作

推開落地窗 在窗邊喝杯咖啡

拿起毛筆在紙上寫兩個字

墨在紙上慢慢暈開

沒有蚊子的冬天 我喜歡這樣坐在窗邊

有時我也分不清楚 我究竟是在窗裡?

還是在窗外?

稀稀落落的雨聲落在蕉葉上

那聲音小的彷彿只有自己聽得見

忽而想起一生困頓窮愁的台灣作家「鍾理和」......

Flora如果出生那個年代 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



新買的一只柴燒作品「缪思」

「創作的當下 忽然就想起妳跳舞的樣子 一連做了十件...」瑩琪

瑩琪很大方的要送我 但我很堅持要用買的

「這鈔票只是去旅行而已 最終還是會回到我的口袋。」我說

雖然 目前大環境不利我們這些從事創作的人

但是 走在這條路上的人 有他自己的想法與堅持

那個多數人都是貧窮的年代 況且能創作

這個年代 有何不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a 的頭像
Flora

董淑芬的部落格

Fl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